神风刀御史派毛里求斩草除根 水生劝赛玛离开瓜州无果

卖串串
2019-01-03 13:03:30

毛里求把翡翠蝴蝶和夜光杯送给王御史,王御史爱不释手,对杜衡大加赞赏,毛里求还想王御史汇报了一件事,水生的父亲曾经效力于杜衡,可看不惯杜衡的趋炎附势的做法, 就在五年前不辞而别,毛里求终于打听到神风刀住在磻溪村,就带人杀了水生全家,王御史反复确认,毛里求信誓旦旦保证已经斩草除根,王御史不放心,派毛里求再去一趟磻溪村,担心还有漏网之鱼。

毛里求立刻派巴子再去磻溪村,巴子就假冒收山货的小贩,在村子里四处寻找神风刀的余孽,正好看到水莲到处寻找水生,巴子就跟着来到醋坊,向掌柜的定了一窖醋,还支付了一大笔定金,答应半个月以后就来拉醋,巴子顺便打听出水生的全家被杀,只有他侥幸逃生,巴子不敢耽搁,立刻回来向毛里求汇报,毛里求带队再次来到磻溪村。

毛里求连夜包围了磻溪村,百姓们闻风而逃,他们大肆杀戮,毛里求带人来到醋坊,把醋缸全部打碎,把村里的百姓全部召集到一片空地上,对反抗者当场处死,百姓人人自危,毛里求逼他们交出水生,胡大叔矢口否认见过水生,水莲的父亲一眼认出蒙面的巴子,被他残忍杀害,

水生主动站出来,认出是他们杀了自己的父母和妹妹,毛里求三拳两脚把水生制服,他刚想杀死水生,没想到胡大叔号召百姓拼死反抗,毛里求立刻下令杀死所有村民,把村子烧毁,胡大叔拼死护送水生逃走,毛里求一箭射中水生,他掉落马下。

水生五兄弟顺利通过了毛里求的测试,毛里求就派猴子给他们换装,水生一眼就认出猴子就是吃西瓜不给钱的官兵,猴子赶忙组织他们,不许再提那件糗事。巴子万万没想到水生再一次死里逃生,他忍不住向毛里求求助,担心水生迟早会认出他们,毛里求发誓这一次会斩草除根。

猴子领完军装,到处找不到水生五兄弟,只好来向毛里求汇报,毛里求命他立刻去找人,否则就把他像烤全羊一样烤了他。原来,水生不放心赛玛,连夜来好月楼找人,伙计借口赛玛不舒服,水生不甘心,口口声声要见老板,十三娘闻讯出来,自称是好月楼的老板,坚决不许他们见赛玛,并且声称好月楼只接待客人,不接待朋友,金哥只好拿出钱来,十三娘爽快地答应叫赛玛出来。

赛玛按照要求跳舞,故意对水生他们置之不理,水生心烦意乱,就借酒浇愁,铁哥苦苦恳求阿卜都不要再敲鼓,哀求赛玛停下来,可赛玛竟然跑到水生身边跳,还抢过王嫣送水生的香包,赛玛谴责水生竟然喜欢王嫣的虚情假意,对她的生死相随不离不弃却毫不动心,阿卜都埋怨水生辜负了赛玛的一片深情。

水生刚想去找十三娘,没想到猴子竟然找到好月楼,误以为水生他们是来寻花问柳,明确表示擅自离开军营是要被抽马鞭的,急忙带他们兄弟五人会军营报到。毛里求看他们安全返回,要抽马鞭惩罚他们,铁哥和铜哥百般解释,可毛里求坚决不依,铁哥声称他们还没有换装,还不是军人,就不用接受处罚,毛里求也只好作罢,他把一枪怒火劝撒在猴子身上,对他拳打脚踢,水生不愿意猴子代他们受过,他主动提出自愿领罚,可毛里求坚决不干,继续鞭打猴子,猴子疼地大呼小叫。

水生五兄弟领回军服,铁哥开始后悔,担心毛里求不会善罢甘休,他想放弃从军,水生也开始犹豫,金哥提醒他要牢记王御史的嘱托。

登录 评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