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局中局小记者偷装窃听器 许愿被拉去鉴定一批货

卖串串
2019-01-11 18:21:14

药不然去了味经书院,味经书院原本是岐山大户姬家所有,姬家后人姬云浮捐给了当地政府。报纸上报道黄克武监守自盗的新闻,药不然令手下将所有的报纸给买回来,他不能让黄烟烟看到这则新闻。黄烟烟淘到一本未版书,里面的用纸跟木户笔记一样,当时只有味经书院会用这种纸印刷。黄烟烟因此猜测许愿来岐山就是这件事,决定去文物局。

卢佐尾随周馆长的秘书,向她打听周馆长要处理的那批文物的事情。秘书告知那批文物已经找到买家,明天就验货,当然,她不可能告诉卢佐验货的地点。秦老二和许愿正聊着,胡哥来找秦老二,催他还钱。秦二爷被打怕了,说许愿手里有好东西要出手,他认为卖谁都是卖,让许愿把东西卖给胡哥。

许愿说手里确实有好东西,拿出包包里的父辛爵,称世界上只有三件,一件存在山东桓台的博物馆,一件存在陕西的周原博物馆,还有一件就是手上的这个。胡哥比较识货,这是烫手的东西,凡是藏了的八成国家有备案,他若是前脚拿走,后脚估计就要蹲大狱了。

胡哥看许愿也算是个行家,拿出一块玉让许愿掌眼。许愿鉴定不是和田玉,而是青玉或者是俄罗斯玉,在雕工也是上品,但未必是晚清的物件,并且一一说明古时候的工艺。胡哥将父辛爵还给许愿,如此一来许愿欠他一个人情,就得还他一个人情。胡哥明天要出一批货,让许愿帮忙鉴定。胡哥拿走许愿脖子上戴的铜环,约定只要许愿帮忙鉴宝那批货,鉴好了自然会把东西还给他。

不然和黄烟烟来到岐山文物局,见到冯局长,说明要调查许和平的工作纪录。冯局长以资料不齐全为由拒绝。药不然拿出一封介绍信,冯局长看了后态度有所缓和,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资料库有些乱,等整理好了就会通知他们。

黄蕉和小记者观察在对面那栋楼的孙大成的一举一动,只是孙大成一直待在房间里不出去,黄蕉因此有些紧张。小记者见黄蕉这么紧张,决定她过去装窃听器,让黄蕉在窗口一直盯着,有任何情况打电话通知她。小记者利用孙大成去楼梯间抽烟的机会进入孙大成房间装窃听器,虽说中途因紧张而掉了一枚螺丝刀并且被回来的孙大成发现,但好在是有惊无险。

秦老二打电话给老大,称许愿要一本老书,说是要找一尊关公像。黄蕉听说家里出事很快赶了回去,黄克武因报纸上有关黄家的报道请来了律师,当务之急是要查出是谁把消息泄露出去的。

黄蕉慌了,天津的事他只有告诉小记者一人,很快找到小记者,问她报纸上的事是怎么回事,愤怒表示这件事到此为止。罗局约见了新闻晨报的主编,他们手中确实有天津方面的材料和照片,担心这么发展下去恐怕会引起巨大的轰动,不过如果黄家有问题,这次倒是检验他们的最好机会。

胡哥带许愿去鉴定那批货,对方叫封雷,看许愿穿校服的模样,瞧不起许愿的同时还嘲笑胡哥。

登录 评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