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局中局玉刀里面竟有个铜钱 烟烟遇胡哥打听许愿情况

卖串串
2019-01-11 18:22:26

胡哥要许愿和封雷的人鉴别一个瓷瓶,这时卢佐闯了进来,指责帮封雷鉴别瓷瓶的周乔倒卖文物,自己已经报警,警察正在来的路上。许愿虽没有见过卢佐,但打过一次电话,自是辨认出声音,眼神示意他不要着急。周乔鉴定瓷瓶是明代的真品,许愿故意和对方竞价。封雷羞辱胡哥,认为胡哥就是在一旁看着的份,下次还是别来了。

价高者得后,许愿却说这个瓷瓶是赝品,并且根据工艺和画风一一说明。很快,警察来了,许愿拉着卢佐躲了起来。许愿说瓷瓶是赝品的目的是拖延时间,等警察前来把他们一锅端了。许愿对卢佐说了他是许和平的儿子,卢佐让许愿先去他那边躲躲,等风声过了再说。周乔不是一次两次地倒卖博物馆的文物了,这次好在是许愿,不然他父亲鉴定的那批文物又得损失了。

胡哥和他的人也躲了起来,这个时候他终于反应过来许愿拖延时间就是在等警察。瓷瓶是假,算计他是真,不然就是咬着货是假的在帮警察拖延时间。胡哥让手下放出消息,务必找到许愿。

黄烟烟和药不然在酒吧,好奇药不然的介绍信是怎么回事,药不然卖关子说是秘密。黄烟烟想着许愿的父亲来岐山调查佛头案的事,说明死和岐山有很大的关系,这样许愿是一定会来岐山的。老朝奉能打入郑家,那也一定能深入岐山。

药不然忽然问黄烟烟上次和许愿被关在郑别村的窑洞有没有说了什么,黄烟烟想起拿铜环割绳子逃生那件事而不好意思。黄烟烟听到旁边有两个人好像在聊许愿,于是跟药不然提出兵分两路,她去跟着他们两个。药不然这边有了消息,冯局长答应他去查许和平的档案。

小记者打电话到黄家,原本是想找黄蕉,不过是黄克武接的电话。小记者告诉黄克武,监听到孙大成说了有关黄烟烟的事,觉得黄烟烟现在处境危险。

许愿到了卢佐家中,卢佐一直以为许和平的事是个意外,没想到是岐山之行把许和平给逼上绝路,想着许愿这次来也是因为这件事,叮嘱他要小心点。卢佐给许愿看了那把玉刀,说的是大夏国主赫连勃勃死后陪葬一把刀一柄剑,剑是羊脂白,刀是昆山玉,而这把玉刀就是威震匈奴的大夏龙雀。

当年许和平公干时正赶上岐山文物局对岐山地区的文物和古墓进行抢修,许和平可以在五分钟之内鉴定出十几件文物而一夜成名,只是因为家庭成分的问题,这些事情不能上表。许愿看出刀鞘和刀首是后配的,出土的时候只有玉质的刀身,所有的配具都已经朽了,为了妥善保管,用软木量身打造了刀手和刀鞘。

许愿又发现刀首不是木的,而是海象牙,但是能把海象牙染成绿色这种工艺只有在乾隆一朝的造办处才做得到,这种技术到了嘉庆年间就已经消失了。许愿拧开刀首,从里面掉出一个铜钱,上面写着天启通宝。许愿问卢佐,父亲是否有提起过一尊青铜关公像,卢佐印象中是没有听说过。

许愿提起家里一本祖传笔记就出自岐山,当年父亲来这里很有可能跟笔记有关。卢佐想到了味经书院,那个时候正赶上收归国有,很多档案需要整理入库,许和平也去了,恐怕也在调查这件事,只是档案归档后全部都运走了很难找到,除非找到姬云浮。这个味经书院属于姬家的,这个姬云浮对历史也比较偏好,如果说笔记真的出自味经书院,那姬云浮就一定知道。

只是姬云浮很少与人接触,有个姬家鬼市,是地下文物交易市场,那个地方神秘,不对外开放,姬家是鬼市背后的操办人。鬼市上有个头宝交易会,拿下头宝就有机会请姬云浮出来品鉴真假。卢佐答应会带许愿去鬼市,许愿将父辛爵交给卢佐帮忙保管。

药不然在文物局查许和平的档案,文物局的那个女职员是直犯花痴,一直盯着药不然看。药不然在档案中也看到了鬼市,女职员说药不然若想去的话,她可以让人带药不然去鬼市。有两个人来到招待所,问到许愿所住的房间。许愿回来时,看到那两人在房间里翻找东西,谎称走错准备离开,结果却有人拿枪指着他的脑袋,他被抓走。

黄烟烟一直跟踪在酒吧的那两人,然后发现在吃烤串的胡哥,而胡哥身上竟然背着许愿的包,手上还拿着那个铜环。黄烟烟怒问胡哥东西是哪里来的,胡哥见只有黄烟烟一个女的,自然不放在眼里,结果手下却一个个被黄烟烟轻松地打趴下了,胡哥这才紧张感觉到害怕惊慌。

登录 评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