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衣无缝资历群从容自尽 资历平安葬母亲

卖串串
2019-02-04 11:23:16

贵翼很想亲手杀了资历群,可是他太邪恶肮脏,不值得他动手,资历群自嘲地笑笑,不置可否,其实他对自己这么多年来的“成就”是很满意的,他提出想在死之前见一见小资,贵翼说本来他是不想让资历平来的,可是资历平执意要来,正说着,小资就走进了屋子,他怯怯地喊了声“大哥”。

资历群装作漫不经心的抬头,说小资的戏演的真好啊,连他也分不清真假了,贵翼让资历平给资历群斟一杯临别酒,也不枉他教育了他一场。资历平冷漠地看着那杯酒,仿佛诅咒般地问贵翼,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也喝上这一杯临别酒呢?贵翼笑了,他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哪怕就是现在要喝这杯临别酒又怎么样呢?

资历群让资历平陪他喝一杯,然后又嘱咐了很多,让他代自己照顾好资家妈妈,他突然话锋一转,说小资不是一直都想知道妈妈叶莲生去哪了吗?她其实早就死在自己手上了!资历平吓呆了,怎么会这样?时间回到资老爷出殡的那天,资历群和资历安在后山吵了起来,资历群不允许资历安留下苏梅,资历安又不满意资历群对地下党的态度和做法。

没想到两人的对话被叶莲生听见了,两人立刻去追,叶莲生吓得喊救命,最后慌不择路掉进枯井摔死了……资历平快疯了,寻找了这么久的母亲竟然早就死了,而这个阴险狠毒的大哥竟然在这种情况下才把真相告诉他,资历平狠狠地打了资历群几拳,此时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踉踉跄跄走出了屋子,蹲在路边痛哭失声。

屋子里又只剩下资历群和贵翼,他的脸上有点悲怆的神色,贵翼得意洋洋地以获胜者的姿态离开,资历群默背了一段他喜欢的文字,迈着沉重的步伐上了楼。贵翼走到街上,抱起资历平安慰他,他哭的像个孩子,因为他的天塌了,三人准备离去,忽然听到屋内一阵枪响,是资历群自杀了。

那一瞬间,小资的心里还是“咯噔”一下,他的大哥,他又爱又恨的大哥就这样死去了……一切终于结束了,贵翼回家烧掉了很多与烟缸案相关的东西,包括妹妹贵婉的身份证明,他盯着妹妹的照片看了很久,贵婉笑魇如花,可是终也成回忆,不如烧掉干净。

军政要员们举行庆功宴,潘司令对贵翼称赞有加,说他消灭了队伍里的蛀虫,他一定会向南京方面美言几句,潘司令注意到了苏梅,贵翼便把苏梅叫到自己桌上,看上去青睐有加,在贵翼的指引下,苏梅也敬了司令一杯,旁边的人也推波助澜,司令一高兴就认了她当干女儿,还升她为少校。

另一边,资历平和陈萱玉一起回到了资家老宅,林景轩带人从枯井里把叶莲生的尸骨挖了出来,已经惨不忍睹,资历平再次受到了刺激,他蹲下来哇哇大哭,陈萱玉也陪着他默默流泪,两人将叶莲生安葬,资历平披麻戴孝,向母亲忏悔,贵老爷得知了消息也悄悄赶了过来,却躲在树林里偷偷看叶莲生的坟墓一眼。

贵翼突收到了一封信,是方一凡牺牲前写下的,信上只有九个字“小乔初嫁了,军门勿念!”贵翼以为是方一凡拒绝了他的感情,这没关系,只要方一凡好好活着,过得幸福就行……可怜他还不知道方一凡早已牺牲了。资历平和陈萱玉还有四爷一起吃饭,小资打算去苏州贵老爷那,这次是特意来跟他辞行,陈萱玉也打算和香港那边合作拍戏。

其实是想嫁给四爷了,四爷笑了笑说自己确实要跟茜茜结婚了,陈萱玉的眼里瞬间涌上了泪花,她还强忍着祝福,四爷陪了她这么多年,现在有了更爱的人,她可以接受。茜茜来了,她看到陈萱玉后还有些愧疚,陈萱玉却红着眼眶祝福他们俩,四爷也急着要去看茜茜的家人,便匆匆离去了,待他走出餐厅后,陈萱玉才抑制不住悲伤抽噎起来。

妞妞,小资还有董细妹要一起去苏州,贵翼还留在上海,他说时局不稳,自己随时可能上战场,家里就托小资照顾了,他还留了个号码给小资,让他去了苏州就打这个电话。妞妞突然挣脱小资的手扑向了贵翼,她舍不得大哥哥,她把爸爸妈妈和自己的名字告诉了贵翼这是她最宝贵的秘密,贵翼听着听着就哭了,他也同样舍不得妞妞。

登录 评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