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耳传奇:重耳与狐姬母子相认 答应替晋国公去祭天

卖串串
2019-03-15 10:32:46

齐姬离开时,故意言语上警告夷吾,还眼神暗示刺客要识实务。夷吾向晋国公禀报有人要杀重耳,身中三刀,刀刀毙命,好在死的那个人并非重耳。晋国公奇怪夷吾为何如此笃定不是重耳,夷吾道之前关押的重耳在白天就逃走了,狐姬也确认了死者并非重耳。晋国公意外狐姬也出现在密室,顺雍调查清楚狐姬确实是去了密室,说是想要亲自认一认。

夷吾好奇的是到底是谁那么心狠手辣,连晋宫的密室是说闯就闯,手段还如此凶残。晋国公质问夷吾又是如何出现在密室,夷吾有些紧张,随后解释只是路过,正好看见刺客去了密室就跟了过去,而他生擒了刺客,晋国公可以亲审那刺客。然而刺客却在刚刚服毒自尽了,晋国公看了眼齐姬送来的补汤,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交代夷吾今夜的事情不得泄漏半点风声。

夷吾很是不甘心,跟母亲抱怨自己忙了大半宿,却是这样的结果。允姬知道晋国公并非糊涂,怕是心里早已经有了答案,其实此事未必需要证据,只要晋国公对齐姬起了疑心就好。重耳在逃离途中巧遇齐姜,又正好听到优施和从总管在议论他生来就是不详之人。重耳想到母亲这些年受的委屈,捡起小石子就扔向这两人解气。

重耳想要带母亲离开晋宫,齐姜劝重耳没有那么容易,然后带重耳去狐姬的宫中。此时在宫中的狐姬特别自责以前不能护重耳周全,让他们母子生离十八载,现在重耳千辛万苦地回来,却又落到如此下场。重耳听到母亲的话,走上前说自己不怪她。狐姬楞住了,不知眼前的人到底是谁。重耳告诉狐姬,她的孩子就在眼前。重耳拉起狐姬的手,让她确认自己身上的标记,母子二人终于相认,忍不住抱头痛哭,一旁的齐姜特别为重耳高兴。

突然,晋国公来到狐姬的宫中找重耳。晋国公向狐姬解释自己是碍于情势不能与重耳当场相认,这才将重耳关在密室,知道是狐姬将重耳救出藏于殿内。狐姬承认今晚确实去了密室,但那人并非重耳。晋国公清楚狐姬痛恨自己当初遗弃重耳,如今他们母子相认自然会对自己有所回避,但自己这次召重耳回来是要委以重任,国家大事不容耽搁,要重耳替他去新田祭天安民。

狐姬与重耳生离十八载,难得重逢,身为母亲她自然不忍让重耳去祭天,对晋国公是十分失望。狐姬不承认重耳在自己宫中,晋国公劝诫狐姬,自己因为心中愧疚没有派人搜宫以保全她的颜面。狐姬骂晋国公还是跟以前一样狠心。

重耳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痛恨晋国公让自己像孤儿一样长大,但知道晋国在晋国公的治理下有了今天的强大富有,因此选择原谅他,选择回国是想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只是回晋国途中,晋使为了保护自己和那些士兵以及林胡的百姓不明不白地死了,这才知道回来的代价是死亡,但自己还是历经千辛万苦地回来,想着晋国公这么着急召自己回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却没想到晋国公让自己的孩子回来的理由是让他去死,真是可笑又让人失望。

晋国公指出重耳出生时天象异象,臣民不安周边诸国蠢蠢欲动,稍有不慎,晋国就会陷入内外交困的危机中,唯有处置重耳,才能平息事端让人心安定国势安稳。今天的一切仿佛过去重现,新田形势愈演愈烈,旱民暴乱逼他罪己,只是他还不能死,晋国还需要他。狐姬指责晋国公有未完成的心愿,怎么就不想想自己。重耳可以答应去新田替晋国公挡厄,要求就是晋国公一定要善待母亲,绝不能再伤害母亲。

齐姬找允姬兴师问罪,指责她授意让夷吾去抓自己的把柄。允姬辩称一切都是夷吾自己的主意,自己以后一定会对夷吾严加管教。重耳坚持要去祭天,他认为一切都是注定的,是他的责任,就算前方有危险也会去。齐姜提出陪重耳一起去,重耳婉拒,他不想齐姜去涉险。齐姜称自己力量强大,可以帮重耳。

夷吾心里不痛快,申生是嫡长子,背后又有齐国撑腰,要对付已经极其难,如今又来了重耳,夷吾想要出头就是难上加难。允姬宽慰夷吾,提起骊山北麓有个骊戎国盛产粟子,但骊戎国小势单,国主又是个特别胆怯无为之人,夷吾若是派人去索粮必定能成功,只不过他们要不费一兵一卒,要让骊戎国心甘情愿地把粮食送过来,这样才能显得夷吾的本事,在晋国公和大臣面前更有荣光。

内侍司派来几名侍奉的婢女,重耳觉得人太多了。狐姬劝重耳现在是晋国公子,就先收下这些婢女。狐姬为重耳准备了许多的服饰和衣物,告诉重耳现在是公子的身份和衣物要相称,否则会惹来非议的。重耳听说那些都是母亲亲手缝制的,于是给留下来了。

骊戎国主为给晋国献粮之事烦心,主要是晋国要的太多,他要是按数量给了,他们国家的百姓就要饿肚子,可不给粮又不行。骊戎大公主骊姮认为天下事讲的是一个理字,晋国向他们索粮,他们给了已表明诚意,数量减少并非过错,也只是量力而行,而她愿意以宗室之尊亲自前往晋国,担当此行押粮官,这样给足了晋国的颜面,相信晋国不会生事。狐姬给重耳更衣束发,这是十八年来第一次,想着错过重耳的许多过去不免心里难过。

登录 评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