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耳传奇:重耳救下遭误当旱魃的骊姮 杜仲被逼迫而痛下杀手

卖串串
2019-03-15 12:51:32

齐姬安排申生送齐姜回齐国,正好向齐国借粮。齐姜生气姑母就是把自己当作筹码,申生希望齐姜看在灾民的份上发发善心,帮自己一次。齐姜虽然贪玩,但她在大事上是绝不糊涂,心想这件事一方面可以惠民,另一方面还可以帮助重耳解决新田之困,所以一定要帮忙。齐姜佯装为难答应申生自己会帮忙,还提醒申生得记着欠了自己一个大人情。

晋国公听说夷吾不费一兵一卒骊戎国便答应献粮,对夷吾是刮目相看,大为赞赏夷吾,心中高兴便将先父武侯所赐的剑赏赐给夷吾。此事传到齐姬耳朵,自然不高兴,自己花费心思布局却被投机取巧的允姬拔尖,允姬表面对自己恭敬,背地里却生事,如今重耳也未除去,夷吾若夺得君宠,申生就落人后了。为了申生,齐姬自然不会让允姬的小计谋得逞,安排人去拦截骊戎国的粮车。

新田的百姓正遭受着旱灾之苦,饥民相邀着要去东南方除掉旱魃。骊姮一行在送粮途中遭假扮饥民的匪徒抢了粮车,随行侍卫全都被杀,骊姮幸存下来。这时,饥民喊着除旱魃前来,将骊姮当作是旱魃抓了起来。

新田驿站,子余给重耳准备了朝服,此番重耳是来祭天的,得换上朝服由当地官员护送至祭台。新田旱灾严峻,民不聊生,重耳想要先开仓放粮赈济百姓,而不是搞祭天这么程序繁琐又费时费力的活动,再说祭天是为了平息灾情,若是能赈济百姓,也不算抗旨。重耳清楚新田之乱是天灾,但还有人为。

此时外面传来要烧死旱魃的喊声,重耳冲了出去,看见骊姮被绑在柱子上,饥民情绪激动喊着要烧死旱魃。重耳看骊姮就是个无辜的姑娘,不顾危险上前救下骊姮。重耳安抚情绪激动的饥民,并起誓若不能救民于饥困,人人皆可食他肉,饮他血。大侠介子推也在人群中,劝说百姓就给重耳三天的时间。

骊姮感谢重耳的救命之恩,重耳也为骊姮送粮途中遭遇的变故表达了歉意,但眼下要解决饥民的生计问题,让骊姮先去休息,答应会查清粮车被劫之事。看来前两次赈粮并没有落到实处,骊戎粮车被劫也是蹊跷,重耳想要去看看新田的父母官又在做些什么。

重耳去了新田府衙,新田县大夫杜仲和县祝方闰接待了重耳,看着清汤寡水的吃食,重耳故意表现得很不满。杜仲和方闰因此备上了酒肉。百姓在遭受着饥饿,可重耳却在这边喝酒吃肉,子余不知重耳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齐姜回到齐国,可爱玩的她被关在宫中着实不开心。齐桓公只有齐姜一个女儿甚是宠溺,特地给齐姜打造了一个秋千哄她高兴,还劝她以后就待在宫中不要再往外跑。齐姜埋怨齐桓公若舍不得自己,就不该逼自己成婚,并且还是逼自己嫁给一个老头子如此狠心。齐桓公要齐姜嫁给周天子,人家已经前来求婚三次了,齐桓公也为难。齐姜明确不会嫁给周天子,并且表示已经有了意中人,谎称已经私定终身了。

齐桓公震怒问齐姜那人是谁之时,申生求见。齐姜在与重耳的接触中逐渐地爱慕上了重耳,但又不能让齐桓公知晓,看见申生灵机一动说自己的意中人是申生。申生是齐姜的表哥,又是晋国公嫡子,齐桓自然不好说什么。

申生此番是前来向齐桓公借粮,齐国虽存粮也不宽裕,但齐桓公看在两国的情分上还是答应借粮给晋国,同时询问申生和齐姜有无越礼之举。齐桓公可以答应将齐姜嫁给申生,但要申生答应日后继位,齐晋两国必须要永结同盟,且晋国要以齐国为宗主上国。

重耳不停地给杜仲和方闰敬酒,佯装喝醉,而微醉的杜仲吐出实话称朝廷拔下来的赈粮经过层层筛选,到他们手中不剩多少,只能留在自己口袋。重耳大怒,逼问杜仲把钱粮藏在什么地方。杜仲明白中了重耳的圈套,假装醉倒。方闰慌了,但辩称都按时舍粥布钱,钱粮也全都派发,并且有账册记录。其实杜仲早就准备好了,一点也不怕重耳查账。

子余劝说重耳,这些人敢贪墨,那账册上是早就做了手脚。重耳认为既然是假账,那必有纰漏,细查便是。虽说账册天衣无缝,但重耳是出其不意地去伙房测米,立马就漏出了马脚。子余还在府衙四处勘察,虽说杜仲他们已经将粮食转移,但难免有纰漏,担心被查出蛛丝马迹。杜仲想着上头原本要他们除掉重耳,之前还在犹豫,现在重耳如此逼迫,自己只能痛下杀手。

杜仲和方闰令人煽风点火,对饥民说杀了重耳就能有粮分,这些饥民是拼命地冲到重耳房间,方闰就命人锁死房间,然后一把火烧了那个房间。重耳心中只有百姓,连忙砸开窗户,让子余带着百姓逃生。

登录 评论一下